第78章 干柴烈火 - 都市超级兵王(书坊)

第78章 干柴烈火

沈沉月骂完之后,扔掉手中的那半截菜刀,用力的推着苏天齐,要把他赶出去,可是就算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推不动苏天齐,于是沈沉月果断改变战术,对苏天齐一顿拳打脚踢。 但是就算沈沉月打得再狠,打得再咬牙切齿,在苏天齐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在向自己爱人发泄情绪的小女人,用撒娇来形容简直再合适不过,所以苏天齐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邪气凌然的目光中少了几分戏弄多了几分温柔深情。 让沈沉月将心中的小情绪发泄出来之后,苏天齐突然出手,霸道的搂住沈沉月的水蛇腰,将那性感惹火的身躯紧紧的抱在怀中,而后不容分说的强吻住她那性感的火热红唇。 突然遭到轻薄,出于女人本能的保护意识,沈沉月一边呜呜的抗议着,一边奋力的挣扎起来,想要挣脱苏天齐霸道的强吻。 可是苏天齐的手臂就像铁钳一般有力,无论她怎么用力也无法挣脱。 现在她丈夫正在书房内睡觉,而苏天齐竟然肆无忌惮的在明亮的大厅内强吻她,要是待会陈建斌突然醒来,看到这一幕,那她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们夫妻的婚姻就走到了尽头。 所以沈沉月是又紧张又害怕,见无法挣脱便下意识的要去咬苏天齐伸到她嘴里来的那根舌头,可就在她准备咬下去的时候,苏天齐突然将她抱了起来,压在她身后的墙上,而后肆无忌惮的上下其手,把该摸的不该摸的都摸了个遍。 沈沉月可是一个正常而成熟的女人,但是从结婚到现在陈建斌总是故意躲着她,不跟她过正常的夫妻生活,让她一直无法得到男人的滋润,成熟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再加上酒精的刺激,她很快便沦陷了,完全沉浸在苏天齐给她带来的那种火热而幸福的激情中。 不知不觉间沈沉月竟然主动的环住苏天齐的脖子,就像树袋熊一样的挂在他身上,娇慵的任他轻薄,哪还有力气咬下去。 可就在沈沉月觉得自己快要升天的时候,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你们在干什么?”陈建斌的声音突然从书房的门口传来,吓得沈沉月浑身紧绷,一时间脑袋一片空白,就好像世界末日一般。 而苏天齐却十分的淡定,一点和人妻偷情被人家丈夫撞破应该惊慌失措的觉悟也没有。 “嫂子说她有点不舒服,而我正好也略懂医术,就帮嫂子看看!”苏天齐厚颜无耻的解释道,显然是欺负陈建斌已经醉得迷迷糊糊无法正常思考。 “陈哥,你不是急着要上厕所吗!那还不赶快去!”苏天齐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简直嚣张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对哦!我要上厕所!”陈建斌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向厕所走去。 “兄弟,谢谢你帮我照顾你嫂子啊!你不愧是我陈建斌的好兄弟!”走到厕所门口,陈建斌突然转过头来对苏天齐谢道,说完之后还叮嘱沈沉月,等苏天齐帮她看好了之后,不要忘了谢谢人家,实在是让沈沉月哭笑不得。 “嫂子,陈哥让你等我们完事之后要谢谢我呢,那我们继续治疗吧!”苏天齐故意一脸邪恶的挤兑道。 “来就来,我怕你啊!”惊吓过度的沈沉月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傻了,竟然猛的抬起头来,主动的抓住苏天齐的脑袋,狠狠的吻了上去,比苏天齐还激情、还迫不及待! 沈沉月的主动大大的刺激了苏天齐,让他体内的兽血更加沸腾,眼中的欲火熊熊燃烧,可是却没有注意到沈沉月脸颊上那两道深深的泪痕。 等陈建斌从厕所出来,客厅里已经看不见苏天齐和沈沉月的身影了,迷迷糊糊的他还以为苏天齐回去了,再看主卧室房门紧闭,误以为他老婆是回去睡觉了,胡乱嘀咕了几句之后,他摇摇晃晃的走回书房。 殊不知在他上厕所的时候,苏天齐已经抱着他老婆进入主卧,将他老婆压在那张只属于他们夫妻两人的大床上,肆意的玩弄着他老婆那成熟性感的身躯,而且就在他们的结婚照前。 当干柴遇上烈火的时候,那疯狂足以让沉浸其中的人将一切都抛到九霄云外,所以苏天齐忘了他还重伤在身,不能近女色,而沈沉月也忘了,趴在她身上为所欲为的这个男人,不是她的丈夫,并且她的丈夫就在对面的书房内酣睡。 剧烈的喘息声和衣服的撕裂声,以及沈沉月放浪的娇吟声,在昏暗的主卧室内汇成了一曲靡靡的交响曲。 眼看两人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也越来越疯狂的想要彻底占有对方的第一次,铸成大错已经无可避免,但就在这即将步入最后的疯狂时,地上苏天齐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很不解风情的响了起来,而且还是一响就响个不停的,让苏天齐和沈沉月都慢慢的从疯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你的手机响了,快去接!”就在苏天齐的咸猪手准备伸向沈沉月身上最敏感的禁地时,沈沉月突然死死的按住苏天齐的手,羞红着脸很肯定的说道。 在这关键时刻,哪怕是天崩地裂的大事,也要先放一边,所以苏天齐本不打算去接,他要趁此机会完全占有沈沉月的身心,可是见沈沉月如此坚决,他又不想强来。 无奈之下,苏天齐只能恋恋不舍的亲了沈沉月一下,而后飞快的下床去接电话,几乎已经被苏天齐扒光了的沈沉月赶紧躲到被窝里去,用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性感的身躯。 按下接听键之后,苏天齐也不管是谁打来的,便准备破口大骂,因为不管是谁,在这时候打搅了他的好事,都是不可原谅的。 但是不等苏天齐开口,电话那头便传来陆政康急切不安的声音。 “天齐哥,大事不好了,今天晚上颜队竟然背着我们偷偷跑去华大艺术学院,想要当场逮住那个变态铯情狂!颜队只身一人,而且还是个倾城倾国的大美女,我怕她会反成为那变态铯情狂的目标,你赶紧过去支援她吧,免得发生什么不测!” “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苏天齐恨恨的骂道,将电话给挂掉了。 华大艺术学院的那个变态狂,能将三个身强力壮的保安打晕过去,显然有不错的身手,而颜素虽然也身手了得,但敌暗我明,对颜素很不利,并且那变态狂要是看出颜素是个警察,那极有可能用些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颜素。 所以颜素遇到危险的可能性有点大,苏天齐必须马上赶过去,否则颜素要是真遭遇什么不测,那他非后悔死不可,可是床上娇滴滴的大美人沈沉月,还在等着他的占有呢。 要是苏天齐就这么走掉,把浴火焚身的沈沉月晾在床上不管不顾的话,那他就不只是白白浪费了一次彻底占有沈沉月的大好机会,而是极有可能永远失去沈沉月这个大美人。 两边都是美女需求,苏天齐实在是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选择。 “你有事就先去忙吧,不要因为我而耽误了急事,反正来日方长,我们不必急于这一时!”躺在床上的沈沉月看出苏天齐左右为难,便很明事理、非常体贴的劝道。 没想到沈沉月竟然会为他着想,苏天齐大受感动,眼中的愧疚之色更浓了几分,他满是深情的看着沈沉月,慢慢的走到床边,俯下身来在沈沉月的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口,无比真诚的自责道:“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下一次我一定加倍补偿你!” “去吧!路上慢点!”沈沉月一脸幸福的温柔一笑,像个贤惠的妻子一样叮嘱道。 看着苏天齐恋恋不舍的背影,沈沉月回味着刚刚的激情,和那从未体验过的关怀和幸福,脸上依旧洋溢着温柔的微笑,可是当苏天齐离开之后,心中的激情和残留的疯狂渐渐散去,空虚和寂寞,让自责和羞愧瞬间填满了她的心。 突然,沈沉月恍若如梦初醒一般,猛然坐起身来,用尽全身的力量狠狠的扇了自己两巴掌。 “啪啪——”那娇滴滴的玉脸瞬间火辣辣的疼起来,两巴掌留下的印记清晰可见,但沈沉月仿佛感受不到疼痛,愤恨的骂道:“沈沉月,你就是一个不知廉耻的贱女人,就你这种品性还怎么为人师表!” “哈哈——”骂完之后,沈沉月整个人突然像傻掉了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而后不知道又想到什么,突然很诡异的大笑起来,笑得格外的凄厉。 但是笑着笑着眼泪却情不自禁的流淌下来,她浑身无力的倒在床上,抱着枕头嚎啕大哭,好像受了全天下最大的委屈。 午夜十二点整,华大艺术学院,从学生宿舍熄灯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因为学院最近出现了变态铯情狂,所以学校领导特别加强了学生日常作息管理工作,严厉禁止学生晚归,整个校园除了加强巡逻的保安之外,就没有什么人了,显得格外的冷清,甚至有些阴森。 颜素全副武装的躲在两栋女生宿舍楼中间绿化带的小树下,静候那变态色情狂的出现。 因为拥有超强的全面职业素质,所以躲在小树下的颜素一点也不害怕,而且信心满满,她有十足的自信,凭她的身手那个变态色情狂要是敢再次犯案的话,那她肯定能当场将其擒获,扭送法办! 可是都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还没有半点风吹草动,让高度警戒的颜素难免有些精神疲惫,想要放松一下,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道黑影从校外翻墙进来,而后借助一楼阳台的防盗栏迅速的爬到二楼的阳台上。 借助路灯的亮光,颜素清楚的看到,那道黑影站在二楼阳台的围栏上,将女生的内衣偷下来,闻了又闻,实在是变态至极,让颜素忍不住想起前天傍晚苏天齐将她内衣放在脸上的那变态一幕,当即恨不得一枪崩了二楼阳台上的那个变态狂。 “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吧!今天晚上我看你往哪逃!”颜素一边厌恶的嘀咕道,一边从小树下冲了出来,打开手电筒照向那个变态狂。 “我是警察,赶快举起手来,你已经被捕了!”颜素用枪指着那道黑影,同时严声厉色的警告道,可是话都还没喊完,她就被吓得失声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