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沈沉月的困惑 - 都市超级兵王(书坊)

第77章 沈沉月的困惑

‘贪权、好色、爱财,利欲熏心,社会败类果然是社会败类!’沈沉月在心中极度鄙视苏天齐,殊不知她丈夫除了没能力好铯之外,也是个利欲熏心的小人,而且相对苏天齐而言有过之而无不及。 见苏天齐和自己一样都是利欲熏心的同道中人,陈建斌更加看好苏天齐,暗中欣喜若狂,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苏天齐答应帮他破案,那这两个重大案子肯定很快就能侦破,到时候是警察局的局长之位非他陈建斌莫属。 “陈哥,那四虎帮我有所了解,可是新日集团我却知之甚少,你有没有他们集团高层的资料,给我一份,这样我调查起来也能轻松一点!”苏天齐答应之后,顺口向陈建斌打听新日集团高层的底细。 “有,有!当然有,资料就在我的书房里,我这就去给你拿!”陈建斌误以为苏天齐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侦破这两个案子,所以喜出望外,立即起身去书房拿资料。 看到陈建斌转身走进书房,餐桌上的沈沉月突然意识到,现在餐厅内就只有她跟苏天齐,那她可是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意识到这点之后,沈沉月急忙要起身避开苏天齐,可是准备起身的时候,她才发现苏天齐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一桌的美食吸引住了,根本顾不上欺负她。 ‘真是个吃货,吃那么快,撑死你才好!’沈沉月在心中暗骂道,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苏天齐如此狼吞虎咽的吃相,沈沉月非但没有觉得厌恶,而且还有一种隐隐的自豪感和幸福感,但她却没有察觉到。 “嫂子,你的厨艺真是好的无可挑剔!可惜陈哥不懂的欣赏,要不以后我常来,免得浪费了!”就在沈沉月不知不觉的流露出幸福的笑意时,苏天齐侧过头来,挤眉弄眼的坏笑道,看他那邪恶的目光,何止是打算来品尝美食啊!帮陈建斌履行丈夫职责恐怕才是他的本意。 苏天齐别有深意的撩拨,让沈沉月的脸色立即拉了下来,直接站起身来,一刻也不想跟苏天齐一起待在这餐厅里。 “小月,你不吃了吗!”就在这时陈建斌正好拿着资料走出来。 “我吃饱了!”沈沉月打算到主卧去躲着苏天齐,她就不信她丈夫在家,苏天齐还敢明目张胆的进入他们夫妻主卧去欺负她。 “那坐下来陪天齐喝两杯嘛!你不正好准备了红酒吗!”陈建斌哪知沈沉月的心思,为了讨好苏天齐还让沈沉月留下来陪酒,这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啊! “是啊!嫂子!我还没敬你一杯呢!今天晚上承蒙您的款待,我怎么也得敬您一杯啊!”苏天齐趁机拿起酒杯,一脸诚意的说道。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沈沉月要是不留下来喝两杯,那陈建斌肯定会不高兴,而且说不定还会怀疑什么,所以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下来。 将资料交给苏天齐之后,陈建斌和往常一样敞开喝,四十二度的茅台那是一杯接一杯,看他那架势显然不把苏天齐灌倒就绝不罢休,可是一箱白酒都见底了之后,苏天齐还面不改色,可他却醉得不醒人世,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嫂子,要不要我帮你把陈哥扶进房间!”苏天齐站起身来问道。 “你把他扶到书房去吧!”被苏天齐灌了整整一瓶红酒之后,沈沉月也有些醉了,所以下意识的说道。 “好的!”苏天齐别有深意的看着沈沉月坏笑道,这才让沈沉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可现在想要改口也来不及了,索性干脆不管了,站起身来走进厨房。 沈沉月虽然有些醉,但思路只是有些迟钝而已,刚刚她其实并没有说错话,只是习惯性的思路让她这么说,因为每星期五陈建斌回来之后,都会自己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然后跑到书房去睡,以此避开跟她过夫妻生活。 可是她却一时没有想到,对她有非分之想的苏天齐还在她家,她这么说苏天齐会怎么想,待会会怎么做! 为了避免自己在酒精的刺激下,让苏天齐占了大便宜,甚至被他玷污了,进入厨房之后,沈沉月赶紧用冷水让自己清醒一点。 “嫂子,陈哥已经睡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就在沈沉月想着待会要怎么顽强对付苏天齐的调戏时,苏天齐却突然告诉她,他要走了。 按理说苏天齐这时候要走,她应该欣喜若狂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她非但不觉得欣喜,反倒有种空落落的失望感。 ‘不对,这家伙怎么可能突然转性了,他一定是看到我手里拿着菜刀,所以故意这样说,想要让我放松警惕,然后再趁机夺走我手中的菜刀!’意识到这点之后,沈沉月急忙又握紧了手中的菜刀。 “你不是要走吗!那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滚!”沈沉月握着锋利的菜刀,转过身来,冷笑着反问道。 “那我走了!”苏天齐看了一眼她手里的菜刀,玩味的笑了笑,而后毫不犹豫地转身要走。 “慢着,我有事问你!”就在苏天齐准备穿上鞋子离开她家的时候,沈沉月突然拿着菜刀冲了出来。 “怎么!舍不得我走吗!”苏天齐一脸戏谑的坏笑道,一个是渴望男人滋润却得不到满足的多情少妇,一个是热血方刚的年轻汉子,要是不擦出电火花来,那就太不正常了。 “我呸,你怎么那么不要脸!”沈沉月呲之以鼻的骂道。 “我问你,昨天早上在外滩大酒楼七楼,我晕过去之后,你又趁机对我做了什么?”沈沉月严声厉色的质问道。 昨天早上在洗浴中心的女宾浴场内,她吸入毒烟晕过去,等她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竟然穿戴整齐的躺在女宾休息室内,要知道她晕死过去之前,身上可是一件衣服也没有,显然有人在她晕死过去之后,帮她把衣服穿上了。 而这个人肯定就是苏天齐,因为她醒来的时候,洗浴中心还是空无一人。 要是换做别人这么做,沈沉月说不定还会心存感激,可是苏天齐,她只有恨和厌恶,根本没有一丝的感激。 以苏天齐的品行,沈沉月敢拿性命做担保,这混蛋肯定在帮她穿衣服的时候,趁机猥亵了她完美无瑕清白之身,要不然她醒来之后那丰满的美胸不会隐隐作痛,回家一看上面竟然还隐隐有些牙印,气得她差点冲进厨房拿菜刀去跟苏天齐拼命,而且她醒来的时候那最隐秘的部位还是大大的湿答答的。 女人天生敏锐的第六感,告诉沈沉月这种湿答答的感觉,不是水造成的,而是人体的分泌物造成的,让她一度认为自己被苏天齐玷污了,差点想不开,但就在走到窗户边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要是自己真被苏天齐玷污了,那为什么那个地方一点疼痛感和异样感也没有。 所以苏天齐应该只是趁机把她给猥亵了,可她并不敢肯定,事实就如她想的这般,因为苏天齐是个没有底线没有节操的无耻社会败类,绝不可能把她的身子猥亵一遍就满足了,而且从结婚到现在,她还未曾体验过男女之欢,哪知道第一次之后究竟是什么感觉。 “你想知道吗?”苏天齐转身,惬意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戏弄之色的坏笑道。 “废话!”沈沉月没好气的冷哼道,而后咬牙切齿的威胁道:“你要是敢不坦白的话!信不信我劈了你再投案自首!” “嫂子,我劝你还是把菜刀放下吧!”苏天齐盯着沈沉月手中的菜刀,玩味的笑道。 “怎么!知道怕了啊!”沈沉月甚是得意的冷笑道,有了这把菜刀,她不但有了底气,而且还很有安全感。 “不是,是这把菜刀的质量太差,我怕你砍我的时候,非但伤不了我,还反把自己给伤了!” 苏天齐一边用邪恶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欣赏着沈沉月性感的身段,一边爱昧的坏笑道:“嫂子的身子如此完美无瑕,要是不小心伤到了,别人不心疼,我可是要心疼死的,所以我劝你最好去换一把结实一点的!” “你,你少狂妄!”沈沉月气的举起菜刀想要冲过来,沉声怒斥道:“快说,要不然我现在就劈了你!” “嫂子,你要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示范一下!”突然,上一秒还坐在沙发上的苏天齐,不等这一秒降临便诡异的冲到沈沉月的身前,握住她手中的菜刀。 “你想干嘛!”沈沉月被吓了一大跳,而后看见苏天齐竟然握着她的手,用她手中锋利的菜刀劈向他的脑袋,吓得沈沉月闭上眼睛惊声尖叫,“不要啊!” 那锋利的菜刀是她专门用来剁肉的,要是劈中苏天齐的脑袋,那绝对是头破血流,沈沉月哪敢看啊! 可是疯狂的苏天齐还是劈了下去,铿的一声,锋利的菜刀就像是劈在了金刚石上,竟然应声断成了两截。 “嫂子,看来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啊!嘴上说要砍死我,其实就算我站着让你砍,你也舍不得砍下去,你是不是已经爱上我了!”苏天齐得意洋洋的笑问道。 “你胡说!”沈沉月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迫不及待的反驳道,睁开眼之后,才发现苏天齐的额头上除了一道红色的砍痕之外,竟然滴血未流,而她手中的菜刀整齐的断成两截。 苏天齐的脑袋竟然比石头还要坚硬,连菜刀都砍不动,沈沉月震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愣愣的看着苏天齐额头上的那道红痕。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做贼心虚啊!”苏天齐干脆而直白的逼问道,显然不让沈沉月正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就绝不罢休。 “啪——”就在苏天齐咄咄逼人的时候,沈沉月从惊愕中回过神来,气愤不已的一巴掌扇在苏天齐的脸上,略带哭声的咆哮道:“你以为你这样做很了不起吗!你以为你能欺负我就很厉害吗!你就是一个混蛋,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我恨你,你给我滚,现在就滚!”

上一篇   第76章 大案子

下一篇   第78章 干柴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