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邪物 - 都市超级兵王(书坊)

第64章 邪物

苏天齐软硬兼施,让笑面虎他们三个尽快找到玉面虎的下落,而后便提着那银色保险箱离开佳肴酒楼,送秦嫣然回家! “苏大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一直默默走在苏天齐身旁的秦嫣然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似乎生怕苏天齐会生气。 “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在道上混的大哥!”苏天齐微笑着问道,一语道出秦嫣然心中的困惑。 秦嫣然本以为苏天齐是个神医,可是今天晚上,笑面虎他们三个竟然对他敬畏有加、唯命是从,在秦嫣然看来苏天齐显然是他们三位老大的老大,而且苏天齐心狠手辣,动起手来根本不顾他人死活,将人命视若草芥,这非常符合电影里那些道上大佬的行事作风。 所以秦嫣然觉得,苏天齐应该是在道上混的大哥,而且非常有势。 “嗯!”秦嫣然被说中了心事,很想大大方方的应声是,但又生怕苏天齐会生气,不善于撒谎的她,便惴惴不安的小声应道。 “要是,我真是在道上混的大哥,你是不是就要对我敬而远之!”苏天齐嘴角轻扬,很直白的问道。 要是秦嫣然连道上混的人都接受不了,那又怎么可能接受得了苏天齐的真实身份,因为死神阎罗可是杀人不眨眼,他的双手早已沾满血腥,他的仇人遍布整个世界。 “不,不是的!”秦嫣然急忙应道,生怕苏天齐会误会,虽然她母亲要是知道苏天齐是道上混的大哥,肯定会阻止她跟苏天齐有任何来往,但她觉得苏天齐是个好人,肯定不会对他敬而远之,就算她母亲再怎么阻止也不会! “我觉得你跟他们不一样!” “是吗!”苏天齐玩味的笑了笑,颇为感慨的说道:“我确实和他们不一样,因为我更坏、更残忍、更心狠手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啊——”秦嫣然没想到苏天齐会这样回答,惊讶的失声叫了出来。 “哈哈!逗你玩的,其实我是个警察!” “苏大哥,你!”秦嫣然一脸嗔怪的娇嗔道,她本来是想说‘你真坏!’,但觉得这句话似乎太过暧昧,便没有说出来。 秦嫣然本以为自己不会在意苏天齐是干什么工作的,但是当她听到苏天齐说自己是警察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而后一路无话,但秦嫣然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和不自在,因为她本就是个安静聪慧的女孩子。 今天晚上,时间似乎过得特别的快,原本要走很久的一段路,竟然很快就走完了,让秦嫣然觉得今晚回家的路似乎变短了许多。 “苏大哥,那就是我家,你要不要进去坐会!”秦嫣然指着不远处一排低矮的平房说道,因为是在城中村,所以在这繁华的国际大都市内,还有这种低矮的平房存在。 “好啊!”苏天齐很爽快的应道。 秦嫣然她们母女二人,租住在那排低矮的平房最左侧的那间,因为她母亲是个环卫工人,所以门前那块小空地上堆满了她母亲捡回来的塑料瓶和易拉罐等可回收垃圾。 堆积如山的可回收垃圾散发出阵阵恶臭,如此糟糕的环境,让苏天齐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可以想象屋内估计也是脏乱差! 但是等苏天齐进屋之后,他却诧异的发现,屋内的环境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糟糕,而且还很整洁,一些本应该常年积灰的卫生死角也是一尘不染。 “妈,你看谁来看你了!”进门之后,秦嫣然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欢快得像个小女孩,很高兴的对躺在床上看电视的李香兰喊道。 “谁会来我们家啊?”李香兰下意识的问道,因为贫困几乎所有的亲戚都对她们避而远之,他们家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客人了! “阿姨你好,你的身体好些了吗!”苏天齐很阳光的笑问道。 “是你!”见到苏天齐,李香兰震惊得目瞪口呆,好像自己看错了一般,非得揉揉眼睛再看一遍,确认没有看错! “神医!”见到自己的救命恩人,李香兰赶紧从床上站了起来,二话不说便拉着秦嫣然噗通一声给苏天齐跪下了,“多谢神医救命之恩,神医的大恩大德我们母女无以为报,请受我们一拜!” 李香兰激动得要给苏天齐磕头,因为要不是苏天齐救了她,她们母女早就阴阳相隔了! “阿姨!您这是干什么?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我哪能承受得起您如此大礼啊,赶快起来吧!”苏天齐及时的将李香兰扶住。 苏天齐不愿意让她磕头,李香兰就算再想磕,也没有办法,只能任苏天齐把她扶起来。 “嫣然,你还记不记得我在医院跟你说过的话,你回家之后是不是忘了照办!”把李香兰扶起来之后,苏天齐眉头大皱,有些严厉的问道。 “我,我没钱去抓药,等过几天我去做家教的工资发下来,我就去帮我妈抓药!”秦嫣然一脸自责的应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果然忘记了!” “啊!那我忘了什么?”秦嫣然一脸困惑的问道。 “我让你回家之后仔细检查一下,看家里最近这段时间内,有没有从外面捡回来什么不该捡的日常生活用品,比如衣物、首饰、装饰品之类的东西!如果有就赶紧扔掉,或者烧掉也行,但你没有照办对吗?” 听苏天齐这么说,秦嫣然这才猛然想起,在医院的时候,苏天齐却是这么叮嘱过她,但是回家之后,让她母亲一闹她就给忘了,而且苏天齐这样的吩咐,实在有些封建迷信,所以秦嫣然也就没放在心上。 再说了,她家里很多东西都是她妈从外面捡回来的,一时间要找出最近捡回来的,实在是有些困难。 “我给忘了!”秦嫣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应道。 “没事,现在赶紧想想,把那东西找出来扔掉就行了,不然以阿姨现在的体质,肯定用不了多久又会患重病的!”苏天齐站起身来,一边说一边仔细的搜寻他想要找的那东西。 其实刚刚进屋的时候,苏天齐就感觉到这屋内有一股不同寻常的阴冷,一开始他也没太在意,以为是因为平房常年照不到阳光造成的,但刚刚扶住李香兰的时候,他察觉到李香兰的身上还有一股阴气。 而那天在医院,他分明已经将李香兰体内积聚的阴气全部祛除,不可能才过三天,又在她身上感觉到阴气的存在,除非她身边有阴煞之物。 “会不会是那颗珠子!”李香兰指着床头那颗被她用来装饰的珠子说道。 苏天齐顺着李香兰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床头的裂缝嵌着一颗乌黑发亮的珠子,看上去十分的漂亮,估计李香兰发现它的时候,就是因为看它漂亮,所以才捡回家来。 “我看看!”苏天齐皱着眉头,有些小心翼翼的走过,让秦嫣然觉得他有些神经兮兮的,因为在她看来那就是一颗比较漂亮的普通珠子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可苏天齐却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就是它在作怪!”苏天齐伸手去拿那颗黑色的珠子,但不等他的手碰到那颗珠子,他便很肯定的说道,因为他的手越接近那颗珠子,就越觉得阴冷,并且这股诡异的阴冷是珠子散发出来的。 “原来是它,难怪自从我把它捡回家之后,就一直噩梦连连,而且还总感觉床头有个黑影在盯着我!”李香兰越说越邪乎,让秦嫣然脸色微变,情不自禁的拉紧她母亲的手。 虽然秦嫣然深信科学,坚信客观唯物主义思想理论,并不信鬼神之说,认为这些都是封建残余,但这种邪乎的事情就发生在自己家里,在自己亲人的身上,还是让她忍不住浮想联翩,结果越想越怕。 ‘这到底是什么邪物?’苏天齐将那颗珠子掰了出来,入手冰凉刺骨,宛如一颗万年不化的寒冰,在这初夏时节实在是很诡异,而且冰冷的珠子不是散发出白色的寒气,而是冒着隐隐的黑气,凶煞逼人! 苏天齐还从未见过这等邪物,所以一脸的困惑,而就在他仔细端详的时候,晶透的黑珠子突然泛起幽幽的黑芒,随即一股冰冷的阴气冲了出来,不等苏天齐将珠子扔掉,那股阴气便没入他的掌心,顺着血管侵袭他全身。 感觉到全身突然莫名的阴冷起来,苏天齐脸色大变,但为时已晚,不过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苏天齐腰间的那块龙形玉佩突然发出柔和的金光,而后苏天齐便觉得全身暖洋洋的,体内的阴气在瞬间消散,手中的那颗黑珠子似乎变得有些暗淡无光。 ‘难道我的玉佩是这颗珠子的克星?’念及于此,苏天齐赶忙将玉佩拿了出来,有些激动的用玉佩去碰那颗黑珠子,要是龙形玉佩真是黑珠子的克星,那就太好了,苏天齐兴奋的期待着。 刚刚龙形玉佩被意外触发的时候,所发出的金光不但将他体内的阴气全部祛除,而且还让他觉得浑身舒坦,体内严重的伤势竟也稍有缓解。 这种迹象表明,他之前的担忧是多余的,龙形玉佩并没有在爆炸中损坏,之所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肯定是因为他的伤势太重了,所发出的力量不足以催动玉佩。 而现在这颗异常邪乎的黑珠子,要是能触动龙形玉佩,让玉佩发出的金光再持久一点,那他极其严重的内伤就有可能稍微好转,让他恢复足以催动玉佩的力量,而只要能催动龙形玉佩,重伤恢复指日可待,死神阎罗将再度归来,所以苏天齐才如此兴奋激动。

上一篇   第63章 快枪手

下一篇   第65章 包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