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很邪恶的计划 - 都市超级兵王(书坊)

第34章 很邪恶的计划

夏健刚才很郁闷,但见了宋智鑫之后,他很开心,非常的开心,因为他终于有机会狠狠的凌辱自己的梦中女神。 宋智鑫告诉他,女人一旦喝下这种特效催情药水,那就会变成如狼似虎的裆妇,就算是十个壮汉也难以招架,昨天晚上宋智鑫整整叫来十五个圈内的兄弟,才满足那个女大学生的需求。 所以待会单位的女同事将李芸彤骗来豪情娱乐会所之后,宋智鑫一人也无法满足喝下药水的李芸彤,等宋智鑫玩腻、玩累了,夏健就有机会上了。 虽然这样与捡残羹剩饭无异,但如果不是宋智鑫,他连捡残羹剩饭的机会也没有。 “宋少,李芸彤他们什么时候到?”夏健急不可耐的问道,一想到美丽而神圣不可侵犯的李芸彤,他身体的某个部位就很可耻的硬了。 “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宋智鑫邪笑着将那瓶药水收起来。 夏健准备再讨好宋智鑫几句,免得待会宋少突然改主意,连残羹剩饭也不留给他,但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夏健他妈打过来的,惶恐不安的告诉夏健,夏作德在浦江公安分局被捕了,罪名是故意伤人致伤致残,证据确凿,很快就会被提起公诉,让夏健赶快想办法。 挂掉电话之后,夏健立即向宋智鑫求救,因为宋智鑫是他最大的靠山,而这一次宋智鑫也没有让他失望,想了想便答应了。 “你放心吧!你爸是我妈公司的首席法律顾问,就算我没有出手,我妈也不会让你爸出事的!”宋智鑫说完之后,便给浦江公安分局的黄局长打了个电话。 可是微笑着打完电话之后,宋智鑫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愤怒的吼道:“苏天齐,又是你!打狗也要看主人,一个小小的协警竟敢如此狂妄!” 夏健看得有些莫名奇妙,不知宋智鑫为何突然发怒,难道他父亲被捕跟苏天齐也有关系? 很快,宋智鑫便想起,苏天齐不正是浦江分局的协警吗,显然他父亲锒铛入狱,极有可能就是苏天齐搞的鬼。 而这个猜测很快在宋智鑫那里得到了证实,气得夏健猛然将手机摔在地上,扬言不将苏天齐千刀万剐他就不姓夏。 可余音还未落下,他就看到苏天齐走了进来,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吓得夏健当场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似乎被吓傻了,哪还有半点怒发冲冠的气势。 “宋少还真是好雅兴啊!竟然早上就在这里唱歌喝酒,也不叫上我,真是太不够意思了!”走在苏天齐前面的陆政康,笑容可掬的对宋智鑫说道。 看见陆政康,宋智鑫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恨意,随即不动声色的笑应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陆少啊!不知今天吹了什么风,陆少不去捉贼查案伸张正义,竟然也有那闲工夫到这种地方来!” 宋智鑫话里有话暗藏讥讽,但陆政康打了个哈哈,故意装傻,“我这不是来查案正好经过,看见宋少在这,就想进来跟宋少喝一杯吗!而且我们局里新来的兄弟,好像跟宋少有点过节,所以我就带他来跟宋少赔礼道歉!”陆政康拍了拍苏天齐的肩膀应道。 ‘赔礼道歉!’宋智鑫的眉头又是一皱,刚才苏天齐跟在陆政康的后面走进来,他就看到苏天齐了,但他跟苏天齐只匆匆见过一面,而且那时候苏天齐穿着特别醒目的红色大衣。 所以苏天齐换上警服之后,宋智鑫便认不出他来。 “我认识你吗?”宋智鑫一脸不解的问道。 “哦!忘了告诉你了,我们这位新来的兄弟叫做苏天齐!”陆政康皮笑肉不笑的插了一句。 “苏天齐!”宋智鑫的脸色一变再变,而后盯着陆政康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我们这位兄弟说想跟你喝杯和解酒,从此恩怨一笔勾销,所以我就带他进来了!”陆政康解释完之后,笑着反问道:“宋少不会连这点薄面都不给我吧!” “怎么会,不看僧面看佛面,令尊可是津海警界一把手,我可不想三更半夜被人扔到黄浦江去,哪敢不给陆少面子啊!”宋智鑫笑着恨恨的说道。 三年前的那件事,宋智鑫至今无法释怀,那时候他们两个还都在读大学,有一次宋智鑫在ktv看上了一个女孩,便与人合谋将那个女孩灌醉,带到酒店将其玷污。 事后这个女孩想不开,竟然跑去跳黄浦江,她男朋友为了救她,也跟着跳进黄浦江,双双命丧黄浦江。 而这个女孩的男朋友不但是陆政康的大学室友,还是他最好的朋友,并且他还亲眼目睹了他们两个跳江的过程。 后来在一个权贵阶层的舞会上,陆政康碰见了宋智鑫,不但当着众人的面对他破口大骂,还用椅子把他砸得头破血流。 这是陆政康有生以来做过最有种的事情,但却是宋智鑫有生以来受过最大的耻辱,所以他扬言要让陆政康付出惨重的代价,可是当天晚上,陆政康他老子陆宇就放出话来,谁要是敢动他儿子半根汗毛,就等着到黄浦江里去喂鱼。 陆宇可是津海警界的一把手,而且还有军方的背景,宋智鑫收到警告之后,哪还敢轻举妄动,只能咬牙将这份耻辱吞进肚里。 “没想到宋少这么好说话,来,天齐!我们敬宋少一杯!”陆政康很主动的拿起桌上的酒杯。 苏天齐也很有诚意的拿着酒杯道:“宋少,以前多有得罪,还望看在陆少的面子上,原谅我的无知!我敬您一杯!” 虽然心中千百个不愿意,但见苏天齐满脸的诚意,而且还有陆政康给他做靠山,宋智鑫也拿起酒杯,准备一饮而尽,让苏天齐他们两个赶紧滚蛋,不准备跟他们碰杯。 可就在酒杯碰到他嘴唇的时候,苏天齐却突然喊道:“慢着!” “又怎么啦!”宋智鑫一脸不耐烦的问道。 “我得加点东西!”苏天齐笑着应道,而后当着宋智鑫的面,将一个装着蓝色液体的小瓶子打开,再把小瓶子里的液体分别倒入他跟陆政康的杯子里。 宋智鑫越看越觉得苏天齐手中的那个小瓶子,就是他那个装着烈性催情药的瓶子,可从始至终苏天齐跟他都至少隔着一张两米宽的桌子,从未靠近他身边,怎么可能从他口袋里偷走那瓶催情药水。 而且苏天齐是往他自己跟陆政康的杯子里加东西,所以宋智鑫并不担心苏天齐下药害他,也就没有查看口袋里的瓶子还在不在。 但他实在看不懂,苏天齐此举意欲何为。 “可以了吗!”见苏天齐将那空瓶子扔掉,宋智鑫没好气的问道,再次举起酒杯。 眼看他就要一口干,苏天齐突然又喊道:“慢着!” “你到底想干嘛?还有完没完了!”宋智鑫有些恼怒的喝问道。 “他是想跟你换一下酒杯!”陆政康不怀好意的解释道,这时终于露出他们的狐狸尾巴了! “什么?”宋智鑫大惊,这才意识到他被耍了,苏天齐跟陆政康根本不是来跟他和解的,急忙摸了一下口袋。 口袋里空空如也,那瓶催情药水竟然不翼而飞,宋智鑫又是一惊,很快脸色剧变。 他终于明白苏天齐和陆政康此来的真正目的,刚才苏天齐手中的那个小瓶子,就是他的,里面装的就是烈性催情药水。 苏天齐往酒杯里加的催情药水,不是一滴,而是一半,如果他真喝下去的话,那会变成什么样子,宋智鑫想都想不出来,只怕不等药效过去,他就精尽人亡了! “你是自己喝呢,还是让我动手!”苏天齐晃着杯中的鸡尾酒,一脸玩味的笑问道。 “你们想干嘛,你们这样做可是犯法的!”宋智鑫恐惧到了极点,但还是鼓起勇气对陆政康说道:“你知道我爸是谁,也知道我妈在什么公司当领导,你应该知道,你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直到现在,宋智鑫还看不出苏天齐和陆政康谁才是老大,他害怕的还是陆政康,认为陆政康身上有枪,如果陆政康用枪对着他的话,那他就得乖乖就范,殊不知苏天齐才是真正的老大。 “天齐哥,看来这家伙一点觉悟也没有,要不要我灌他喝下去!”陆政康有些谄媚的问道,这时宋智鑫才看明白谁是老大,只可惜为时已晚,因为苏天齐已经诡异的站在他身边。 “不用!”苏天齐没好气的对陆政康说道,就这胆小如鼠的家伙,他实在不敢指望。 “拿着!”苏天齐用命令的语气对宋智鑫说道。 宋智鑫当然不会傻傻的自己去拿那杯酒,可是这时候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想逃,可是身体竟然动不了了,而且双手还不受控制,主动的去拿苏天齐递过来的酒杯。 “喝下去!”苏天齐邪邪的笑道。 然后在万分惊恐的目光中,宋智鑫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如同木偶一般,听话的将那杯鸡尾酒喝下去。 “夏健,你把那杯喝下去!”苏天齐云淡风轻的笑道,可是却把夏健吓得尿裤子,噗通一声给苏天齐跪下。 “天齐哥,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罪该万死,但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孩子,求求您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夏健一边求饶,一边扇自己的脸,恨不得再把自己打成猪头!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而且你也说了,你罪该万死,我只是让你先死一次,已经很仁慈了!”苏天齐笑着拍了一下夏健的肩膀,然后同样诡异的事情也在夏健的身上发生了。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苏天齐拍了拍手,很满意的走了出去,顺便将门锁死,把宋智鑫和夏健他们两个锁在里面。

上一篇   第33章 老虎和病猫

下一篇   第35章 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