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老虎和病猫 - 都市超级兵王(书坊)

第33章 老虎和病猫

“叮——”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钉在獒哥身前的地面上,那可是钢化瓷砖啊!竟然被一把匕首像切豆腐一般的刺进去,这哥们还是不是人啊!四虎哥的那帮手下一脸敬畏的看着苏天齐。 插在地上的那把匕首,是刚才那个试图从背后偷袭苏天齐的家伙的。 匕首被苏天齐夺了过来,仍在獒哥的身前,至于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直接被苏天齐一脚踹飞出去,砸破窗户从顶层跌落下去,估计这会已经去阎王那报道了,吓得四虎哥的那帮手下浑身冰冷,哪还有人敢轻举妄动啊。 看着身前的匕首,獒哥当然知道苏天齐的意思,但他却有些犹豫不决。 “我苏天齐的兄弟,没有一个不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如果你连报仇的勇气也没有,那你连做一个男人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是铁血汉子了!”见獒哥竟然还在犹豫,苏天齐皱着眉头教训道。 “小猴子,我!”獒哥有自己的苦衷,但显然苏天齐不准备听他吐槽。 獒哥很识趣的没有说出来,他看了看笑得眼泪滚滚的四虎哥,又看了看已经废了的猎豹,而后狠下心来,将钉在地上的那把匕首拔了起来。 獒哥走到猎豹的旁边,然后蹲了下去,二话不说直接将匕首刺进猎豹的心窝,一刀了结了他的性命。 虽然猎豹已经废了,就算獒哥没有杀他,他也活不了多久,但獒哥当着四虎哥的面把猎豹给杀了,就意味着獒哥跟四虎哥永远决裂。 这也正是为什么獒哥会犹豫不决,苏天齐会强迫他这么做的原因所在。 “把他也杀了!”苏天齐一脚将四虎哥踢到獒哥的脚下。 狠下心来的獒哥,已经有些杀红了眼,很有一鼓作气将四虎哥也干掉的冲动。 但最终獒哥还是下不去手,他一脸歉意的对苏天齐说道:“对不起,小猴子!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的恩人,我不能恩将仇报!” “可是在他眼里,你只是一条狗而已!” “我知道,但如果没有他,我可能过的还不如一条狗,甚至活不到现在!”獒哥沉声应道,回想当初,他遇见四虎哥的时候,过得还真不如一条狗。 所以当四虎哥问他愿不愿意做一条狗的时候,獒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而且还立志要做一条最凶狠的狗王。 没有四虎哥,就没有今天的獒哥,做一条狗是他自己的选择,虽然是被生存逼的走投无路,但毕竟是他自己选的,怪不得四虎哥。 “小猴子,从今起我跟四虎哥就算是彻底决裂了,我不再是他的狗,他也不再是我的主人,你放了他吧!”獒哥非但下不了手,还求苏天齐放了四虎哥,也算是个有情有意的真汉子。 四虎哥对獒哥有知遇之恩、栽培之恩,但这么多年,獒哥帮他做了那么多事,也算是能还清了,所以獒哥想让苏天齐放了四虎哥,跟四虎哥彻底两清。 “好,那我就放过他!” 没想到苏天齐竟然很干脆的答应了,让獒哥大为惊喜,不过他却没有注意到苏天齐眼角的邪恶之色。 苏天齐在四虎哥的身上随意的拍了几下,而后嵌入四虎哥体内的八颗弹头便奇迹般的弹了出来。 恢复正常之后,四虎哥完全没了脾气,甚至连站起来的勇气也没有,仍躺在地上装死。 “现在你们的恩怨两清了,不过我们之间的账还没算呢!”苏天齐一脚踩在四虎哥的身上,“敢把我兄弟当做狗,还说我也是狗,你一定是活的不耐烦了,对不对!” “不是的,不是的!”躺在地上装死的四虎哥忙不迭的应道,因为他知道苏天齐不但强大,而且很残忍,如果他继续装死,那很有可能会真死。 四虎哥如此识趣,让苏天齐很满意,他邪邪的哼哼道:“那你说如果我杀了你,你是不是就失去了一切!” “是!”四虎哥很上道,接连说了三个‘是’。 “很好,那我再问你,如果我没杀你的话,是不是等于我将这一切赐给了你!”苏天齐邪笑着反问道。 “是的!是的!” “那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苏天齐抬起脚来,站直了身子,意味深长的说道。 “知道!知道!”四虎哥急忙应道,随即做出一个令他的手下和那些公主都目瞪口呆的举动。 他们恐怕连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暴戾凶残的四虎哥会像一条狗一样的跪在别人的脚下。 “四虎哥,您这是做什么,赶快起来!”见到四虎哥竟然像一条哈巴狗一样的跪在苏天齐的脚下,连獒哥都一脸的难以置信,慌忙要将四虎哥拉起来,毕竟四虎哥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 可是无论獒哥怎么劝,苏天齐没有开口,四虎哥也不敢爬起来。 “你听好了,从今起我就是你的主人,要是你敢对我有半分的不忠,我随时都能要了你的狗命,听明白了吗!”苏天齐一脚踩在四虎哥的肩上沉声问道。 “明白,明白!”在苏天齐的面前,四虎哥就是一只病猫,而不是一头张牙舞爪的老虎,所以他哪敢说不。 “明白就好,黑獒我们走!” 见苏天齐拉着獒哥离开,四虎哥还一脸不舍的学狗叫了几声,讨好苏天齐,可是当苏天齐和獒哥离开包厢之后,他的脸色立即就变了。 “想做我的主人,你才是活腻了!” …… “天齐哥,你属闪电的啊!我才一眨眼你就不见了!”看到苏天齐和獒哥从电梯内走出来,陆政康立即迎了上去,一脸不满的抱怨道,“还说带我出来玩呢!我都还没下车,你就不见了!” 但见苏天齐的目光不是很友善,陆政康便很识趣的不再吐槽,好奇的问道:“天齐哥,你刚刚又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啊!” “没干什么,教训一条不长眼的狗而已!”苏天齐随口应道。 “天齐哥,你就不能说得再详细一点吗!”陆政康一脸幽怨的反问道,他知道过程绝对不像苏天齐说的这般轻描淡写,可是苏天齐却不愿多说,让极度好奇的陆政康更加的幽怨。 “天齐哥,你看那猪头不是今天早上被你揍的家伙吗!”就在陆政康闷闷不乐的准备去开车的时候,突然看见被苏天齐打得脸部完全没了轮廓的夏健走进会所大厅。 “这家伙来这里做什么?”苏天齐皱着眉头嘀咕道,随即示意獒哥和陆政康避开夏健,免得被他发现。 看着夏健急急忙忙的走进电梯,苏天齐嘴角一扬,邪笑着问道:“陆政康,想不想找点乐子!” “想啊!想啊!”陆政康顿时像打了鸡血一般兴奋。 夏健今天很郁闷,非常的郁闷,他本以为苏天齐得罪了宋少,要遭殃了,所以一大早就赶到了浦江公安分局,追问苏天齐的下落,好让宋少出手对付苏天齐。 结果他是如愿以偿的找到苏天齐的下落,可付出的代价却是又一次被揍成猪头,而且这一次比上一次还惨,而后夏健听从宋少的建议,到医院去做验伤证明。 可谁想到医生帮他检查了一遍之后,非但不给他开验伤证明,还说他是故意打肿脸充胖子,到医院找茬。 没有验伤证明,他就没办法控诉苏天齐知法犯法故意伤人,只能又白白被苏天齐毒打一顿,怎么可能不郁闷。 偷偷跟着夏健来到二楼的一间包厢外,见苏天齐透过门上的玻璃观察里面的情况,陆政康也十分好奇的靠了上去。 “咦!那不是宋智鑫吗!” “你认识他?” “当然,以前还有些交情,不过我跟他不是一路人,后来就慢慢没联系了!” 苏天齐一边偷听着包厢内夏健和宋智鑫的对话,一边玩味的笑问道:“是吗!那你应该对他挺了解的吧!” “天齐哥,宋智鑫是不是惹到你了!”陆政康好奇的问道,随即又一脸兴奋的加了一句,“你是不是要教训他啊!” 以陆政康对宋智鑫的了解,这家伙嚣张狂妄极其的目中无人,不知好歹的惹到苏天齐,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他很期待苏天齐出手教训宋智鑫,赶紧将宋智鑫的底细告诉苏天齐。 宋智鑫的老子是国家税务局的局长,母亲是日新集团的高层,在普通人眼里,他已经算是权贵阶级,一般不会有人自找麻烦的去对付他。 但苏天齐可不是普通人,一旦他决定要教训宋智鑫,那就算宋智鑫是市长的儿子,也难逃他的魔掌。 “天齐哥,你准备怎么教训这家伙?”陆政康迫不及待的问道,似乎跟宋智鑫不止是交情变淡那么简单。 “这样!”苏天齐小声的将自己的计划告诉陆政康。 “好!”得知苏天齐的邪恶计划之后,陆政康欲欲跃试的喊道。 包厢内,夏健可怜兮兮的向宋智鑫痛斥苏天齐的种种恶行,在得到宋智鑫肯定的答复之后,他才一扫心中的郁闷,很开心的敬了宋智鑫一杯酒。 “宋少,您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夏健迫不及待的问道,他恨不得现在就看到苏天齐死无葬身之地。 “不急,等我先把李芸彤那个小贱人弄上床,再慢慢对付那个小协警!” “您想到办法让李芸彤乖乖就范了吗?”夏健好奇的追问道。 “是的,就靠这个,烈性催情药水!只要一滴就能让一头成年的西班牙公牛彻底发狂!”宋智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面装着蓝色的液体。 为了验证药效,是否真像他朋友说的那么神奇,昨天晚上宋智鑫还特意在酒吧找了一个女大学生,让她喝了之后,效果还真不是一般的显著,估计这会那个女大学生还下不了床,所以宋智鑫有十足的把握能将李芸彤弄上床,狠狠的玩弄一番。

上一篇   第32章 诡异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