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一块钱的鸭子 - 都市超级兵王(书坊)

第23章 一块钱的鸭子

接完电话之后,苏天齐并没有在沈沉月的强烈要求下,让杜惜惜离开。 “其实,我是逗你玩的!”将手机放进口袋之后,身高有一米八整整高出沈沉月一个头的苏天齐突然低下头来,坏坏的对她笑道。 “杜丫头,我们走,办正事去!”不等沈沉月从错愕中回过神来,苏天齐便拉着杜惜惜走出酒店。 而直到苏天齐和杜惜惜走出酒店大门,沈沉月才回过神来,她恨得咬牙切齿的盯着苏天齐的背影,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 ‘逗她玩!苏天齐这个人渣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拿这种事来看玩笑!不过这个人渣真的只是在开玩笑吗!刚才他看她的眼神,可是快把她吃了的模样,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可如果不是开玩笑,那他为什么要出尔反尔,难道是因为那个电话!'沈沉月暗自揣测道,想来是因为苏天齐遇到什么急事了,要不然这个人渣是绝对不会就这么放过她的。 这一次,沈沉月完全猜对了,苏天齐确实有事要做,否则他怎么可能放过她这位到嘴的极品人妻御姐。 刚刚是安叔打来的,他说已经帮苏天齐搞定要进警队的事情了,让苏天齐到市局刑警大队找大队长陈建斌。等苏天齐见了陈建斌之后,陈建斌会给他安排具体工作。 反正左右想不出一个良策来解决杜惜惜的问题,肯定会耗很久,所以苏天齐干脆收起心中澎湃的欲望,戏弄沈沉月一番,毕竟正事要紧,只要他能尽快找回遗失的记忆,解开玉佩之谜,治好重伤之躯,那来日方长,还怕没机会拿下沈沉月吗! 看着苏天齐的背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沈沉月冷哼一声,“算你运气好!” 她原本打算先让苏天齐把杜惜惜赶走,这样伤心欲绝的杜惜惜便能看清苏天齐邪恶的本质,及时醒悟永远离开这个人渣,到了房间之后,要是苏天齐敢对她动手动脚,那她就立即打电话报警。 如此一来苏天齐不但占不了半点便宜,而且还将面临严重的罪名指控,一箭双雕十分完美。 可谁想到苏天齐这人渣竟然临时变卦,让她完美的计划无法实施。 哪知道要是她真的跟苏天齐到房间去,先不说浴火焚身的苏天齐会不会给她报警的机会,就算是有,恐怕在苏天齐狂风暴雨般的攻伐之下,她连报警的力气也没有,最终只怕反被苏天齐降伏。 离开酒店之后,苏天齐并没有直接去市局,而是跟杜惜惜到附近的大商场去,买了三斤高级茶叶和两条高档香烟。 苏天齐很有钱,但是卡上的钱却分文不能动,所以他只能拉着杜惜惜一起去,让这丫头替他买单,反正杜惜惜最不缺的就是钱,而且前天还从他那骗走了十几万。 离开商场之后,苏天齐便打算提着礼物到市局去找陈建斌,所以就让杜惜惜回家去。 利用完就要把她撇下,杜惜惜当然不干了。 “苏坏蛋,你不能走!”杜惜惜一把拉住苏天齐,然后很认真的看着他计算道:“你一天一块钱,刚才总共花了我三万九千多块钱,也就是说你要陪我三万九千多天,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天,算下来你必须每天陪我,直到一百年之后才能还清!所以你不能走!” “啊——”苏天齐被杜惜惜的奇葩理论震惊得哑口无言,回过神来之后,脸上顿时布满了黑线。 这小丫头片子把他当什么了,鸭子吗!就算是鸭子也没有这么便宜的鸭子啊!况且他还是名震天下的死神阎罗,竟然一天只值一块钱,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他的威名。 要不是因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打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会引起极大的公愤,苏天齐真想把杜惜惜抓起来打一顿癖股。 “喂——苏坏蛋!你走那么快干什么,要是你觉得价钱太低的话,我可以给你升到每天一块五啊!要不然两块也行啊!你等等我,钱的事好商量嘛!”杜惜惜急忙追了上去,但苏天齐要走,她哪能追得上啊! “哼哼!一天就给你一块钱,让你陪老娘一辈子!”杜惜惜流露出狐狸般的微笑,信誓旦旦的说道。 到了市警察局,因为安叔已经事先上下打通了关系,所以苏天齐很快便见到了刑警大队长陈建斌。 “是小苏来了啊,快坐,快坐!”见到苏天齐,陈建斌显得十分热情。 “你的事,省厅的郑厅长已经向我作出重要指示,年纪轻轻就有为人民服务的觉悟,这是好事,我们警队也正缺像你这样的热血好青年!”陈建斌打着官腔试探苏天齐和郑厅长的关系。 别看陈建斌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但显然已经是个官场老油条了。 将做了特别伪装的礼物放好之后,苏天齐坐在沙发上,如实告诉陈建斌他并不认识什么郑厅长。 没想到苏天齐竟然不认识郑厅长,陈建斌微微一愣,他原本以为苏天齐是郑厅长的什么重要亲戚,要不然郑厅长也不会亲自打电话给他,而且还再三叮嘱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 看来要么是苏天齐借助郑厅长的亲戚,请郑厅长出面;要么是职位比郑厅长还高的领导,让郑厅长帮忙,而从电话中郑厅长的态度和语气判断,显然后者的可能性最大。 想到苏天齐的背后极有可能有一位职位比郑厅长还高领导,陈建斌脸上友善的笑容顿时更浓了几分,用拉家常的语气询问苏天齐一些基本信息,然后让他填写了一份表格。 苏天齐可是正儿八经的黑户,所以除了名字和年龄,以及住址之外,他基本没有什么可以填的。 不过要是他如实填写的话,单单犯罪记录那一栏就能把陈建斌吓死,更别说他是国际一级通缉犯的真实身份。 看完苏天齐所填的表格之后,陈建斌那是眉头大皱,就他这份基本空白的表格只怕连一些大商店的会员卡都开不出来,更别说是入职警队,建立警员档案了! “小苏啊!你能不能把这份表格填的再详细一些,否则我们无法进行正规的警员资格审核,建立档案!”陈建斌觉得苏天齐实在是很没诚意,要不然怎么连手机号码和身份证都没填。 “陈警官实在抱歉,不是我不想填,而是我的基本资料就只有这些了,三个月前我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导致重度失忆,所以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苏天齐说的好像确有其事,但办案多年的陈建斌可没有那么好忽悠,对于苏天齐的话他半信半疑,不过也没有揭穿苏天齐话里的漏洞。 “这样啊,那就有些难办了!我们警队的警员都是要经过非常严格的政审程序,才能进入警队的,你这份资料恐怕连政审的程序都无法进入!”陈建斌十分为难的说道。 苏天齐不动声色的撕开那些礼物的包装,让陈建斌看到他带什么贵重的礼物来了。 陈建斌只是瞄了一眼,便知道这些礼物大概值四万块,这相当于他半年的工资,虽然不多但也不少,再加上苏天齐背后还有一个神秘的大领导,陈建斌立即改口问道:“小苏啊,你看这样行不行!” “我先安排你进入警队,但是要从最基层的协警开始做起,等我设法将你的资料慢慢完善之后,再让你成为正式的警员,或者你能在工作上有特别突出的立功表现,也能酌情将你升为正式警员!你看怎么样?”陈建斌试探性的问道。 这是最好的办法,但他觉得苏天齐应该不会答应,因为协警不但工作量大,而且还没什么油水,并且安全也没什么保障。 可没想到苏天齐竟然想都不想便答应了,让陈建斌大感意外,这份惊喜让他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因为警队现在最缺的就是任劳任怨的临时工,而且他还能很好的向领导交代,不至于辜负领导的委托,简直就是两全其美。 “小苏啊!只要你好好干,前途一定一片光明!”陈建斌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但苏天齐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显然对于职务的提升并不感兴趣。 “陈警官,我有一个要求!” “小苏啊!别那么客套,以后叫我陈大哥就行了!”陈建斌很亲切的笑道,“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陈大哥一定尽力满足你!” “我想到浦江分局,最好是把我分配在分局的刑警一队!” “这个当然没问题!”见苏天齐那么好说话,陈建斌也是很干脆,近乎下意识的答应了苏天齐的要求。 陈建斌是津海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领导,所以要往分局刑警队安插一个协警根本不是什么难题,要不是因为苏天齐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了,就算往浦江分局刑警一队安插一个正式的刑警他也能做到,之前他就这么做过好几次,早已轻车熟路。 苏天齐又跟陈建斌客套了几句,但两人实在是没什么共同话题,所以苏天齐也就起身告辞。 目送苏天齐离开之后,陈建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这才明白为什么苏天齐的背后有那么一位位高权重的大领导,却甘愿做一名小协警,敢情这家伙进入警队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泡妞。 浦江分局刑警一队的颜素队长,可是津海市的第一女警花,这几年来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俘获颜素的芳心,那些个官二代、富二代可没少为了美人前仆后继的要加入浦江分局刑警一队。 而陈建斌做为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一把手,当然没少要请他帮忙的,所以单单这件事他就收的金箔满盆,但是那些成功混进浦江分局刑警一队的官二代、富二代,无一例外,全都以失败告终,而且几乎没有一个能坚持超过一个月的,不是自己滚蛋,就是让人逼出来,有几个特别嚣张狂妄的甚至永远消失。

上一篇   第22章 伟大的教师

下一篇   第24章 獒哥的烦恼